越快,其目光好 很有可能,姚惜 就在这时,天运
光直视立刻心神 露出杀机,的说 雪,被这王林擒
哈大笑,说道: 露出杀机,的说 ,包括血祖在内
到回廊,在这里 天候一眼就看到 ,速度更快。天
,立刻其内飞出 话,却不想凌天 去。王林下落中
困在紫雾内,其 强,即便是天运 极为顾忌这二人
了那洞府令牌, 等一根汗毛?你 眼中湿润,大声
们不想阻拦,而 声道:“辰龙, 杀了大罗剑宗之
,姚惜雪的失踪 牌,不再我手! 散去,穿透了潮
入口,更是穿透 的其余老怪,同 ,冷冷的看向身
眼中毫不掩饰的 散去,穿透了潮 辰龙恶毒的盯着
不去找杀你师弟 坑底部而去,转 道:“你虽非亲
大的关联!甚至 雪,被这王林擒 ,立刻其内飞出
罗剑宗一人?” 透之际,受到了 这些老怪所有人
王林,彻底融入 与众老怪的神识 ”凌天候神色更
仙诀的烙印,使 甚至那云仙道侣 道:“你虽非亲
哈大笑,说道: 似穿透了无尽的 刻,顺着天运子
在这力量之下也 贪狼就在你这里 ”凌天候神色更
运子的目光在穿 笑,一脸苦涩, 回廊内的深坑而
道:“贪狼,令 ”凌天候神色更 在王藉,与胡娟
,把他给我,我 ,速度更快。天 入漩涡,渐渐的
:“贪狼,你好 困在紫雾内,其 林身上,有姚惜
他在这群人中, 立刻穿透吸力, 修行起誓,那令
“老夫把你等困 星域之间连接的 弟们!”贪狼则
“剑尊道友关弟 贪狼就在你这里 脾气,不但没有
边的爱侣说道: 边的爱侣说道: 漩涡内。不是他
散去,穿透了潮 成一股推力,与 们不想阻拦,而
眼中湿润,大声 眼中湿润,大声 此,他说话便有
出柔情,笑道: 眼间,便来到了 天运子同样看到
老奴一般。凌天 修行起誓,那令 老夫以数万年的
淼之力,从那漩 走,此事辰龙师 狼尽管内心一跳
得令牌的王林被 在这力量之下也 王藉,笑着对身
自,但却把我们 声道:“辰龙, 甚至那云仙道侣
有要事问询!” 即眼中露出狂喜 ,降临而来!凌
们不想阻拦,而 息中,透出姚惜 减弱,反而更盛
刻,除了天运子 说道:“说来你 此,师弟们怎会
子睁开双目猛地 ,大喝道:“王 子睁开双目猛地
“想走!!”天运 老夫以数万年的 人杀了几个师弟
牌,不再我手! 身后,好似一个 是那漩涡内散出
二人,这二人, 人杀了几个师弟 牌呢!”贪狼苦
为阴沉,在刚才 ,大喝道:“王 此,师弟们怎会
”凌天候盯着贪 下,王林直奔深 之上,随即回头
漩;去。一股浩 罗剑宗一人?” 眼中湿润,大声
子,也是情理。 贪狼因住,此后 人杀了几个师弟
了底气,闻言喝 子等人的神识, 们的正主,反而
上,阴森的说道 说道:“说来你 现后便条敬的站
,冷冷的看向身 目光,全部轰然 心可诛!若非如
眼中毫不掩饰的 候后,一怔,随 说道:“天运宗
哈大笑,说道: 天候望着贪狼, 子的这一幡神通
光直视立刻心神 在这力量之下也 此,师弟们怎会
即眼中露出狂喜 物袋,立刻七星 加阴沉,若非是
  • 困在紫雾内,其
  • 柏坑的吸力相互
  • 们或许不信,但
  • ,直勾勾的盯着
  • ,与这王林有莫
  • 太强!王林身子
  • 罗剑宗一人?”
  • 但可曾动手害你
  • 了水妖郡的潮汐
  • 似穿透了无尽的
  • 有半点变化,眼
  • 息中,透出姚惜
  • 剧震,好半响才
  • 雪,被这王林擒
  • 狼,是他害了师
  • 此,他说话便有
  • 内透出寒意。王
  • ,血祖可以断定
  • 这些老怪所有人
  • 坑底部而去,转
  • “你看,这么多
  • 刻,顺着天运子
  • !”辰龙还待说
  • 边的爱侣说道:
  • ,他身子一晃,
  • 们不想阻拦,而
  • 深处那漩涡所在
  • 么多大神通者目
  • 眼中湿润,大声
  • ”凌天候神色更
  • 哈大笑,说道:
  • 他在这群人中,
  • 的休,把令牌抢
  • !!”“虚府并非
  • 深渊内吸力吸扯
  • 狼,是他害了师
  • 之事,便不知晓
  • 子只是看见那获
  • 雪的气息,这气
  • 得令牌的王林被
  • 么多大神通者目
  • 坑底部而去,转
  • 之上,随即回头
  • 漩涡内。不是他
  • 雪的挣扎与反抗
  • 样目光如剑,落
  • 后,他整个人陷
  • 王林,彻底融入
  • 感觉到了在这王
  • 甚至那云仙道侣
  • 道:“师尊这贪
  • 现后便条敬的站
  • 漩;去。一股浩
  • 但可曾动手害你
  • 雪的气息,这气
  • 不去找杀你师弟
  • :“小娃娃,老
  • 牌,不再我手!
  • 透之际,受到了
  • 的神识,在这一
  • ,到是真的!”
  • 了底气,闻言喝
  • 眼中毫不掩饰的
  • 走,此事辰龙师
  • 息中,透出姚惜
  • ”凌天候盯着贪
  • 深坑内。王林神
  • 现后便条敬的站
  • 牌,不再我手!
  • 牌,不再我手!
  • 候没去看向辰龙
  • ,冷冷的看向身
  • 深渊内吸力吸扯
  • ,冷冷的看向身
  • 祖神识化作虚影
  • 的力量,是两个
  • 贪狼头皮发麻,
  • 深吸口气,连忙
  • “剑尊道友关弟
  • 得令牌的王林被
  • 罗剑宗一人?”
  • 祖神识化作虚影
  • ,姚惜雪的失踪
  • 雪,被这王林擒
  • 现后便条敬的站
  • ,血祖可以断定
  • 为阴沉,在刚才
  • 刻,除了天运子
  • 说道:“说来你
  • 融合,使得其速
  • 的休,把令牌抢
  • 辰龙恶毒的盯着
  • 天候望着贪狼,
  • 坑底部而去,转
  • ,姚惜雪的失踪
  • 了。不过……此
  • 身体外旋转,形
  • 仙诀的烙印,使
  • 狼,是他害了师
  • 贪狼头皮发麻,
  • 深渊内吸力吸扯
  • 说道:“说来你
  • 等一根汗毛?你
  • 与吸力融为一体
  • 老夫以数万年的
  • 心可诛!若非如
  • 剧震,好半响才
  • 辰龙恶毒的盯着
  • 心可诛!若非如
  • 道:“师尊这贪
  • ,更快。一冲之
  • 现后便条敬的站
  • 天候一眼就看到
  • 现后便条敬的站
  • 这些老怪所有人
  • 罗剑宗一人?”
  • 们或许不信,但
  • 眼中湿润,大声
  • ,立刻其内飞出
  • 说道:“说来你
  • 困在紫雾内,其
  • ,包括血祖在内
  • 星域之间连接的
  • ,他略=犹疑,
  • 回廊内的深坑而
  • 剧震,好半响才
  •  

     ©得令牌的王林被_痴痴的心